當前位置: 池州 -> 要聞綜合 -> 正文
升金湖:漁民上岸樂享幸福生活
發佈日期:2020-10-16    作者:記者江志 閲讀:

“我曾是東至縣張溪鎮白笏漁業隊隊長,帶領120名漁民在升金湖捕魚。政府實施‘漁民上岸’工程之後,我有幸成為一名升金湖巡湖護鳥員,工作還在湖面上,但性質已經完全不同了。”10月12日,升金湖保護區護鳥隊員張忠建一邊觀鳥一邊告訴記者。

“一條船、一家人、一輩子”,曾經是傳統漁民的真實生活寫照。張忠建説,他的父輩就從事捕魚,主要在長江流域東至段升金湖等內河從事生產。他子承父業,一直過着“水上漂”的生活。隨着孩子的出生,一條捕撈船上已容納不了一家人,孩子們住在船上十分不安全,每天上學放學,大人們都要划船接送。回憶起那段日子,張忠建仍然記憶猶新。他説最怕颳風下雨、下雪惡劣天氣,風大浪急根本不敢划船,只能讓孩子們曠課。

由於歷史原因,張忠建常年呆在水上,在“水裏求財”,碰上大雨或年成不好的時候,一家人生活就比較困難了;即使年景好,一年純收入也只有1萬餘元,連養家都困難。

2014年,我市實施“漁民上岸工程”,使升金湖區226户漁民“上岸”。2017年,我市加大對升金湖環境治理力度,要求漁民全部上岸轉產,張忠建實現了由專業漁民向升金湖管護員身份的轉變。

陳建德當時任新豐漁業生產隊隊長,他顧全大局,耐心做通家人思想工作,自覺拆除自家漁業養殖設施、上交生產船隻,帶領家人到大渡口集鎮“安家落户”。同時,他不厭其煩地深入各船各户宣傳政策,動員大家上岸,並獲得了大家的理解和大力支持。上岸後,陳建德被東至縣大渡口鎮政府推薦到池州市升金湖生態保護髮展有限公司,從事升金湖巡查巡護工作,並任管護點站長,從捕魚人轉變為升金湖水生動植物資源管護員,管護距離達到20公里。

今年55歲的張永才,祖籍江蘇洪澤,在漁船上出生,自父輩始就以升金湖為生,而今上岸在白笏村安家,自己又幹上了升金湖護鳥員,日夜守護着升金湖。張永才説:“我們點要保護總長10餘公里的升金湖段,夏天巡湖蚊蟲叮咬、冬天管護冷得發抖,野外一呆就是2-3個小時,但再苦再累我們都感覺幸福,因為以前捕魚沒有保障,現在成為護鳥員每月有2600元的工資收入,還能照顧家,我很知足。”

昔日,由於周邊居民的圍湖造田、養魚,濕地變耕地、湖面變魚塘。農民使用農藥,漁民捕撈魚蝦,升金湖的生態環境、候鳥的生存環境受到極大的影響和威脅。為了改善升金湖保護區環境,從2017年開始,當地政府明確規定湖區全面禁止人工養殖、捕撈,騰出空間,修復生態。

兩年多來,升金湖湖面人工養殖圍網、管理用房全部拆除,各類船隻收繳清理、水產養殖全部關停清理,1331名專業漁民全部上岸改行。

為了解決轉業漁民的生活問題,我市針對在升金湖保護區、緩衝區的專業漁民,建設安居房搬遷工程,共涉及安置點3個,其中,貴池區1個,東至縣2個。同時,將原分屬市、區、縣三方管理的升金湖湖面調整為安徽升金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統一管理,增加管理人員、經費和裝備,並吸收50多名原專業漁民組建了升金湖生態保護髮展有限公司,專職協助湖區管護。

從2013年開始,家住升金湖邊上的東至縣勝利鎮新軍村的陳龍安、胡雪琴夫婦通過土地流轉,成為當地的種糧大户。因為稻田就在湖邊上,候鳥迴歸的時候,田裏的稻子,就成了候鳥的口糧。“去年,我種了700多畝水稻。只收了500來畝,還有100多畝全部被鳥吃掉了。政府按照水稻的市場價,每畝給我補償了1000多元,不讓我受到損失。現在升金湖的環境和5年前相比天差地別,升金湖變美了,我們生活有保障,每天生活在這樣環境中,我們無比幸福。”陳龍安告訴記者。2014年,升金湖保護區實施了5年度濕地生態效益補償試點項目,共獲得補助資金9130萬元,主要用於當地經濟損失補償、濕地生態修復和社區環境整治。

如今的升金湖真正實現了從地進水退、人進鳥退,到地退水進、人退鳥進的新局面,人鳥爭食矛盾得到徹底解決,升金湖正在重新成為越冬候鳥的“大食堂”。據林業部門統計,現在每年候鳥越冬高峯期,來升金湖越冬的各類候鳥總數已經達到了10萬隻左右。一些往年難以見到的大羣體小型鴴鷸類水鳥和白枕鶴及白頭鶴、東方白鸛、灰鶴、黑鸛等珍稀鳥類也重現升金湖。越冬水鳥數量、種類明顯增加,生物多樣性更加豐富。

“如今每天升金湖面煙波浩渺,成羣的夏候鳥在淺灘上或嬉戲、或覓食、或結伴飛舞。靈韻動人的大美濕地成為了候鳥棲息的天堂,處處是人鳥共家園的和諧圖景,一片怡然自得景象。”升金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處主任焦士清説。


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用户名  密碼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

視覺焦點